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文墨小说网 > 其他 > 重生后佛系星二代是医学大佬 > 403 看到了玫瑰,想起了你

宁有光赶紧说,“那里有。”

“无生书房”就是要越空越净才好。

她坚决不要往里面多添东西。

一首曲子弹完,宁有余放下大提琴走到宁有光身边,“姐姐。”

他蹭了蹭她的腰腹。

宁有光摸着弟弟毛茸茸的小脑袋,“我发现你的大提琴拉的很流畅诶,你是怎么掌握的这么好的?”

宁有余抬起头看着她眯眯地笑,不答。

宁有光继续把“默默努力惊艳他人”的思想灌输给弟弟:“是不是每天都有很认真的练习啊?这么努力是想给姐姐一个惊喜吗?”

宁有余可开心了,“我自己拉就会了啊。”

他坚决不告诉姐姐,“因为知道姐姐今天来家里,所以提前练习了好久特意拉给姐姐听到。”

——“这是他和妈妈的秘密。”

被姐姐夸赞的宁有余又继续给家里两位女士免费表演大提琴曲目去了。

宁有光在明锦心身边坐下,惬意的喝茶。

没一会儿,明锦心又让工人把她一大早吩咐她们煲的鲍鱼鱼胶鸡骨汤端了两盅过来。

室外寒风呼啸,凄风苦雨。

室内开了暖气。

热汤,热茶。

是冬日里最好的慰借。

“男人有男人的事情。”明锦心优雅的喝汤,“咱们休息日就不用想太多事情,好吃好喝好好对待自己的肠胃和心情,比什么都重要。”

忙里偷闲的惬意,无与伦比。

——“就是这天,老下雨让人不舒服。”

“我还蛮喜欢雨天的。”宁有光笑道,“尤其是整个春天都是连绵不尽的雨。”

明锦心摇头,“春天下雨倒还好,不过也不能下长了,这日子下长了就让人免不了会想到有潮湿阴暗的地方,藏在某个看不见的角落。”

“我没想到那些,春天下雨的时候,我的关注点都在植物上,尤其是地面上随处可见的苔藓那样幽静的植物。”

宁有光笑,“只要想到他们在被雨水滋润着长大,淅淅沥沥的春雨就好像春天蒙上了一层烟雨朦胧,如梦似幻。”

“你的快乐我不理解。”明锦心摇头失笑,“我只觉得雨下多了,到处粘糊糊的,忒烦人了些。”

两人喝完汤,聊完天起,明锦心就关心起出差的时望月,“小时在美国还好吧?”

“还好。”宁有光点头,“这几天没跟我说什么不开心的事,不过我觉得这趟去那么久,怕是事儿不少。”

明锦心想到最近商场上听到的一些事,放下了手中的汤碗,“小时在国内虽然风头盛,依我看啊,他其实在工作上也有非常大的压力的。”

宁有光知道明锦心话里有话,认真听着。

“小时虽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脾气也好,不过照他这年纪,能在全球资本领域杀出一条血路,也说明性格里有很偏激的部分,喜好刺激。”明锦心见她听的认真,继续说,“投资原本就是有很重的堵的成分,小时妥妥的是个野心家,和钱博弈的人,尤其是和大钱博弈的人,人性中什么样的灰暗的东西他没见过?”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来。

宁有光对她轻轻点头,“明姨分析的是。”

“所以,他才会特别钦慕你这样温柔的,能给他带来绝对安全感的好姑娘。”明锦心轻轻的叹了口气,眼底浮现出几分复杂,“不过话说回来,咱们家姑娘这样的好,哪个小伙子遇到了不得捧在手心里当宝啊。”

宁有光听懂明锦心话里的深意。

于是笑道,“谢谢明姨的关心,望月确实不如表面那么好脾气,不过我相信他是有能力把控好自己的一切的,还请你对我也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也能照顾好他。”

“你们能好好的当然好了,只是我担心小时做这一行,风光的时候风光,但能风光到什么时候也不好说,就希望你平时多关心关心他,让他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稳着点来,别过于心急冒进。”明锦心见宁有光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欣慰的笑了,“小时和他那个合伙人两人都还年轻,未来机会多的是,不必跟那些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老家伙们争强好胜,钱是赚不完的,有些方面他们就算能做,也别急着做,当下大局不稳,他们更要稳得住,别被人当枪使了。”

宁有光笑道,“好的,我就跟望月转达明姨你的关心的。”

明锦心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接着,她又忍不住说,“鲁迅先生说,’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只有这两条路’,年轻人争强好胜也是因为不甘于平凡,小时已经超过好多的年轻人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

宁有光被宁有余牵到他的书房去看他写的诗——

“《为什么树要向上长?》

植物觉得自己的床太硬了

想到白云柔软的背上睡觉。

我画的树太漂亮了

接下来画的鸟

画的云

画的池塘和花朵都配不上它”

“天呐,这是你写的诗吗?写的好好啊。”宁有光满心惊喜,抱着弟弟一顿亲。

亲的宁有余脸蛋红红。

他还从来没有见到姐姐这么热情过呢……

连番彩虹屁夸完弟弟,宁有光又把弟弟写的诗拍了发给时望月——

对方秒回一个大大的赞,并说:

[小鱼儿是天生的诗人。]

等宁有光从宁有余的书房出来再次回到客厅时。

恰巧见到明锦心在跟家里年轻的工人聊天:“如果你犹豫要不要买一件事东西只是因为它比较贵,那就买下来,如果你想买一件东西,只是因为它非常便宜划算,那就不要买,爱情婚姻亦如此。”

看来工人有想要买的东西,却不知道如何抉择了。

得了家里女主人的指点,年轻的女工人高高兴兴的回了厨房。

宁有光向明锦心伸出大拇指,给她点了个大大的赞。

……

第二日,天公作美。

一大早就出了大太阳。

宁有光早早就驱车去了未来时,叫了阿姨上门把家里里里外外彻底打扫了干净。

在她们给家里打扫的时候,她也没闲着。

把一大早去花店买来的鲜花插瓶。

她叫来打扫卫生的阿姨也不是什么不认识的人,是明锦心那边介绍的。

平时宁家有个什么聚会活动的,家里工人忙不过来,就会叫上她们几个去家里帮忙做做兼职。

宁有光在宁家见过这几个阿姨,因此,这次叫她们过来搞卫生,她们都清理的很用心。

几个阿姨见宁有光插花插的好看,还忍不住欢喜的围上来取经。

“宁小姐,你这花插真好看,比花店里的插的还好看,怎么搭配的?”

“就是特别素雅,和这么漂亮的房子特别搭。”

宁有光笑着回应她们,“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技巧,就是插花从不挑战颜色多的花。”

她说,“你们要是喜欢,家里的插花,鲜花不要买太杂,就插纯色的花,除非是草花,怎么插都清淡就可以混着插,其他有颜色的花,一律插同色系的,怎么插都好看,也不容易出错。”

几位阿姨笑眯眯的点头,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又散开麻利的干活去了。

插完了花,宁有光又把早上过来,路过校园门口的水果摊时,买的新鲜水果洗洗干净装进盘子里摆在了岛台上。

做完这一切,她又去算着时间,去冰箱把昨天从阿姨家拿的一大包半成品汤料放进自动汤锅里,慢慢的煲着。

等时望月回到家,进门就闻到了一阵香味,有清淡宜人的花香,有温暖抚慰人心的料理的味道。

他看着眼前干净到一尘不染的房子,只感觉自己的心根本不受控制想要跳出来。

目之所及,每一处都花了很多心思,给人极强的温馨感和幸福感。

“回来了?”听到开门的声音,宁有光从厨房里钻出来。

她的手里还拿着汤勺。

“你在做什么好吃的?”时望月幽深的目光落在浅笑盈盈的人儿身上。

“炖了一锅汤。”宁有光笑道,“你饿不饿,饿了我给你打汤。”

时望月反手关上门,丢下行李快速走到了宁有光面前,抱住她,“我不饿,但是想喝汤。”

宁有光拍了拍他的背,“去洗澡吧,衣服毛巾都给你准备好在浴室里了。”

“好。”时望月感觉鼻子微微泛酸。

等他洗完头,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就见到宁有光正在客厅里帮他整理行李箱。

她蹲在地上,穿着一身纯棉质地的居家服。

明明朴素到了极致,落在时望月眼里,却动人到让他无法控制的生出烈如岩浆的爱意。

有一种爱不是朝朝暮暮,却在朝朝暮暮中沉醉。

“汤在厨房,自己去喝。”宁有光抱起时望月的衣服往洗衣房里走。

时望月并没去厨房,而是迎着宁有光走去,“我来吧。”

他伸手想要把她怀里的衣服鞋子抱下来。

宁有光侧身躲开,“刚洗完澡,就别干这些了。”

“不脏的。”时望月说。

“我知道不脏。”宁有光说,“但出差回来的衣服还是要统统再洗一遍。”

时望月只好跟在她的身后去了洗衣房。

把衣服塞进洗衣机转着,宁有光这才有功夫搭理时望月,“我们去喝汤吧?”

时望月笑着牵起她的手一起走向厨房。

宁有光不饿,却也陪着时望月喝了一小碗汤。

厨房里。

时望月喝第二碗汤的时候。

宁有光就把果盘拽到了面前,絮絮叨叨的说,“我真的超爱逛水果摊,摊主都是色彩搭配大师。”

时望月就边看着她摆弄水果边喝汤,眉目深邃的眼底藏着泛滥的深情和笑意。

宁有光把切好的水果轻轻搁在时望月的面前,抬头不经意间又被一瓶黄色玫瑰花吸引。

她想起了自己早上买花时的情景,没忍住自己笑出了声。

“想到什么,那么开心?”时望月笑着问。

宁有光带着笑意的双眸落在他身上——

“今早路过花店,看到了玫瑰,想起了你。”

宁有光说着无意,却不知轻飘飘的一句话,落在时望月的心上,瞬间炸出了雷霆般的威力。

“姐姐,我们结婚吧。”

他再一次情不自禁的求起婚。

说完,两人之间的愉快氛围骤然静了下来。

时望月看着宁有光惊诧的面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人果然是不能膨胀,一膨胀,**就没法控制。”

他暗暗后悔,又慌里慌张的想要解释,“我……”

原本他以为这次又会像从前那几次一样,惹得对方不快。

却不想,这一次,宁有光在短暂的惊诧过后,就认真的回答了他。

“时先生,等我满三十一岁,我们还在一起。”她说,“到时候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三十一岁……

时望月的呼吸一滞,接着,心剧烈跳动起来。

“好。”他捂住眼睛,无法自抑的更咽。

还有三年多的时间就结婚,怎么不好?

快三十年他们都这么过了,难道还撑不过这三年?

宁有光看着时望月双手紧握,激动的难以自持的模样,微微垂下眼帘:

“如果这一生,我依然逃不过那个死局……”

“到时候就只能……抱歉了……时先生。”

第二碗汤饮尽的时候,时望月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是云泽梧给他发的消息——

[小美:我刚到家,你到家了吗。]

时望月今天太开心了,看到这条信息,就没忍住,想要得瑟一下。

他拿起手机,走到灶台前,咔咔拍下炉子上正被宁有光用小火温着的大半锅鱼胶龙骨汤。

接着,想了想,又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拍了好些家里的照片给云泽梧发过去。

云泽梧一个人住,出差刚回,家里的冷气都没开,正冷的直跺脚,还不忘关心一下小老弟,却不想,会收到一堆扎心的照片。

[0:[图片][图片][图片][图片]早到了,刚洗完澡喝完姐姐煲的鱼胶龙骨汤。]

[0:[图片]还是家里舒服。]

[小美:……]

[小美:狗还是你狗!]1314

7017k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